今天是: 
违法和不良信息及虚假报道举报:0837-2825110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局长信箱>>信息详细
信件内容
流水号 20180502001
标    题 九寨运业杀人案
姓    名 余**
手    机 187****5686
民    族
发件IP 125.67.64.*
写信时间 2018年05月02日
信件内容 2018年4月27日阿坝州工作组与我见面后,明确表示他们只对政府信访部门负责,不对我个人答复,为保证与工作组会谈情况无缝衔接,防止走腔变调,各执一词,现将该情况向书记、州长信箱、有关部门汇报如下: 2018年4月26日,阿坝州交通局刘利全给我来电称州上接到中央第四巡视组交办件,高度重视,组成工作组,要找我核实情况,约定第二天来遂宁。 4月27日中午12点50左右,工作组正式开始与我接触,该工作组由州交通局运管、海事、州经信委、州、县公安局刑侦部门负责人和工作人员组成。接触过程中,有关人员对我进行了拍照和录像,并同步使用执法仪记录。

我再次说明了余世勇被害案件的有关情况和问题,并提供了相关材料。州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和壤塘县公安局法医对此答复,他们通过全面调查了解,吴军没有杀人动机和作案时间,我当即对此予以反驳,指出你们所有这些说法都只是凭你们用嘴说出来,应当书面告知我,并提供令人信服的可以质疑的相关依据,否则没有任何意义和作用。对于杀人动机应当综合分析有关证据材料和事实,时间也有多种可能情况,且公安没有给予我们对于事件定性结论的认定和有关材料,只是去年余世勇母亲与余世勇妻子解决法定继承纠纷时在我们再三要求下,刘冬梅(死者妻子、公安所称其要求不尸检不车检,后九寨运业为其每年供款并解决工作)才给我们复印了阿坝州人社局《认定工亡决定书》(阿州人地工决字[2012]1-43号),“壤塘县公安局壤柯镇派出所鉴定,该同志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并根据壤塘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壤公交认定(2012)第1号)、壤塘县人社局《关于对余世勇同志发生事故的情况调查》等材料,认定为工亡。对壤柯镇派出所鉴定和壤塘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壤公交认定(2012)第1号)、壤塘县人社局《关于对余世勇同志发生事故的情况调查》等材料刘冬梅称自己也从未见过,而这些材料依法是应当给予死者直系亲属(配偶、父母、子女)的,没有这些材料怎么证明依据材料作出的《认定工亡决定书》是正确的,不依法给予其直系亲属是对其知情权利的剥夺。 法院开庭时我们才从其向法院提供的材料里发现壤塘县公安局有关部门出具的法律文书里只有认定交通事故结论,没有结论的根据和说理,我向工作组与州、县公安在场人员递交了该材料复印件(复制于船山区法院余世勇母亲与其妻子刘冬梅法定继承纠纷案卷材料)并进行了正式反映,他们表示认可和接受我的意见。 对九寨运业国有资产流失的几个问题,改制时州交通局直接经办和负责人员刘利全介绍说改制情况十分复杂,对于有关改制资料刘利全一会说在有关部门,一会又说在他手里,他退休后才会上交,但我私人无权要求查阅和了解。对此说法也不能让人接受,改制都结束十几年了,为什么这些重要材料还在个人手里掌握,还要在退休后才上交,说在有关部门,我们一直都向上至中纪委,下至州长信箱多次提出,怎么现在才说在有关部门,且又不让人查阅,你让人怎么接受和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工作组负责人还介绍说,州政府、州交通局高度重视,局长龚明是新上任,得知此事后非常重视。据查,龚明是2017年1月原局长涉嫌犯罪被免职后就上任了的,而我们2017年也多次向州书记、州长信箱和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作为上任已经一年多的交通局长却现在方知。 工作组人员都表示自己和九寨运业没有关系,是清白的公正的,运管处负责人说他从来都没有去过该公司,也不认识公司的任何人,作为行业主管部门直接负责人,对辖区最大客运企业不了解,怎么开展工作。 需要特别指出的刘利全是作为改制时州交通局代表,本身就涉嫌参与与九寨运业勾结私分国有资产。据汪彪、杨春蕾、何平等介绍,2012年原企业改制下岗人员到公司时遭到公司组织的人员暴力威胁时,刘利全也是作为工作组成员到场,下岗职工要求刘利全予以制止,刘称他啥也没有看见,在工作组的纵容下,九寨运业更加肆无忌惮。 我向工作组表示,对于余世勇案件和九寨运业国有资产流失可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法委、有关部门代表、媒体、九寨运业、原企业退休和下岗人员公开听证,以示公允,对于听证结果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异议,在成都中院,我也提出了该意见,但工作组对此予以了回绝,说工作组就是公正的。 接近下午3点,会谈结束。 4月28日,工作组在我处没有达到目的,又通过余世培公司找到余世培,意图以公司出面给余世培工作造成影响,余世培也向工作组反映了当时找到尸体现场的情况,法医在看到尸体前,对尸体在入水前入水后伤痕如何不同如何区别对我们讲得口若悬河,但在见到尸体后仅与其刚才讲的入水前受到伤害相一致,且余世勇头部只有一处重伤痕,解释称这是在河里乱石撞击的,我们说这乱石撞击不可能只形成一处伤痕,因为撞击是运动的反复的,对方自知失言,对我们诘问一言不发。我们又提出吴军有重大作案嫌疑,与其一同到达的刑警队负责人称吴军肯定没有问题,他当时是看到鬼了,啥子都记不起了,我立即了要求其对此给予我书面说理,他说再说吧,他还假意征求我们是否要求尸检,我们说,对案件的质疑和问题意见已经给你们说清楚了,尸检不尸检应当由根据案件需要和法律的规定决定,我们无权干预你们,他说就算你们同意不尸检了,我再次要求对今天的所有经过情况及其答复给予书面材料,他说以后给你们吧(可至今为止这个书面材料包括余世勇的死亡认定都没有给予我们)就边说边离开往公路上走去准备离开。整个过程他们既没有做任何记录,也没有对尸体进行拍照。在这次工作组找余世培时,并称余世根已违法,为了减少对其工作上的影响和不必要的麻烦,余世培就在工作组的要求下,称我们要求不尸检。    据了解情况的人士透露,出事当天(2012年5月11日)下午,吴军请人在车站对面饭店吃饭,吃饭一段时间后,才通知余世勇参加后余世勇回家休息。当晚深夜12时左右,吴军明知余世勇酒后已休息,仍以自己发生车祸为由要余世勇开车接他,当时车站内能开车有车的人不止余世勇一人,吴军的舅子罗某(其妻在车站上班),在车站承包旅馆的蒋某父子也是吴军的亲戚,副经理冯超,都有车会开,于公于私安排以上几人都合理。 第二天5月12曰是周末,为啥要急急忙忙连夜赶路,保险公司法院不休息吗?如果是送材料,每天车站都有发成都的班车,不能带去吗,为什么吴军在自己和他人都喝了酒的情况下,自己开车不说,还要别人也酒后开车,他到底安的什么心。该情况余世根2014年3月余世根曾向都江堰检察院检察长钱小军反映,同年5月钱小军答复说到壤塘调查了,说余世勇喜欢酒后开车,请问余世勇除这次外还有什么时间酒后开车,公安机关处理过没有,何况这次又完全是吴军安排的。 吴军他一会说律师等他,一会说根本没请律师,一会说保险公司,一会说法官等他那么急他还有时间喝酒,真急假 九寨运业的问题就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就是没人愿意去捅。 公开透明是公正的重要的途径和保障,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是鉴别真假的杀手锏。本案不涉及任何人的个人受法律保护的隐私权利和不应当公开的国家秘密。再次要求对余世勇被害及九寨运业国有资产流失案件组织有关权威部门、人员、九寨运业改制前企业退休、下岗职工代表及媒体进行公开听证。 宪法和法律规定,举报犯罪是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各级党委和政府及其部门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保一方平安,守土有责。保护国家、集体和公民合法财产权利,监管国有资产,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保障公民人身生命安全,你们责无旁贷。 本人实名举报九寨运业国有资产流失和余世勇被害案,根据相关规定,实名举报应当进行调查,并书面通知举报人。 此次会谈也有值得赞赏的地方,工作组对我指出的部分意见如壤塘公安局出具的死亡认定结论没有相关法律和事实根据等表示赞同,对我们提出的重要线索工作组特别是州公安局刑警部门也非常重视,表示立即开展调查,希望能以此作为转机,真正开启依法公开公正查处有关案件,早日真相大白,让死者瞑目,生者安心。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真相大白到来的那一天将把恶魔送到他们早该去的地方。                          余世根 2018.5.2

办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内容  

余世根同志:

你好!你在“阿坝州公安局.局长信箱”的留言收悉,我局高度重视,庚即安排工作组对你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

我局于5月17日将中央第四巡视组交办的余世根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已报州群众工作局。至于你提出要求公开听证的请求,请你向有听证权利的机关提出。

                            阿坝州公安的局

                              2018月5月23

 

处理时间 2018年05月23日